你小时候,有试过最喜欢的东西,被父母强制送给其他熊孩子吗?

我有。

小时候,我攒了一罐星星,用小纸一颗一颗叠着,大概一千多只。

我准备回老家时,带给爷爷,跟他说,把这个放在您的床头,就会实现里面的愿望啦。

爷爷从小带我长大,后来把我转交给父母,父亲待我不好,便时常怀念爷爷。

学校里传说,只要自己徒手叠一千颗星星,即可实现一个愿望。

我课也没好好上,亲手叠了一整年。

带回老家,亲戚过来串门,带着他的孩子,一见我的星星罐头,两眼放光。

那个孩子喜欢星星,更喜欢不用自己亲手叠的星星,于是他想夺走我的罐头。

我当然拼命拒绝,那孩子就大声哭出来,我父亲愤怒:“你就给他吧!一个破罐头!”

我说不出口这个罐头我叠了多久,它对我来说有多少意义。爷爷还没到家,罐头被拿走了。

那个孩子说想看星星雨,便拿着罐头跑到顶层,挥洒出去。

我在一楼不敢哭,只看着星星落地,洒落一片,没人理我。

那孩子玩累了,觉得没意思。

我在家门前的土地上,找那颗写下愿望的星星。

找了很久,被我父亲叫吃饭,我说等一下,我在找东西。

他又问我:你怎么不跟人家小孩学一学,一说吃饭他就乖乖来了。

我委屈极了。

今年回老家时,我的小表弟带着一块玩具,是大黄蜂,前段时间很火的电影。

小表弟跟我说:“我爸妈带我去看电影,给我买的!能变形!”

那大黄蜂做工简陋,显然的盗版,可在他心里是块宝。

隔壁家的孩子又出来,哭喊着想要一个,我表弟父母,做了和我父母同样的决定。

“你把这送给人家吧,以后再给你买一个,大的要让着小的,懂点事!!!”

表弟见父母生气了,十分害怕,泪眼婆娑地把玩具递过去。

我走过去,说不给,就不给。

几个大人包括熊孩子也懵了。他们不能理解,一个成年人会支持小孩守护自己的玩具。

那孩子也不哭了,似乎在为我这个幼稚的大人而震惊。

我跟小表弟的父母说:他要的不是这个大黄蜂,而是父母带他一起去看电影而买的大黄蜂。

他喜欢这个玩具,就像喜欢你们一样。

他父母回我:一个玩具而已,我们一起做过许多事儿啊。

我说:那你把订婚戒指送给我吧,反正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了,留着也没用。

他们觉得我抬杠,临最后闹了个不愉快。

不止这些,还有更多更多。

“你喜欢爸爸还是妈妈?”

我跟小朋友说,如果再有谁问这个,你就回问他:你喜欢你媳妇还是你妈?

成年人都会因为媳妇和妈掉水里救谁而头疼,小孩子怎么就可以随便开玩笑了?

落选的那个人还要生气:我对你那么好,你竟然选爸爸?

“你妈养你这么大,你竟然救媳妇?”

动点脑子就知道这种问题对孩子伤害有多大。

他们不敢对成年人开恶俗玩笑,于是便集火一个口舌不利的孩子。

孩子们连思维能力都不完整,受到你们的调戏而慌张失措,大家就哈哈大笑。

笑你妈啊笑。

孩子学了跳舞,就让他当众现场跳一段。学了唱歌,就立马让吼一段。

你的孩子是MP3吗?有血有肉的,取悦一大帮恶俗人,多可怜啊。

孩子长大一点,被你们说性格自闭,说孩子胆小怕事,易受挫折易恐惧……

这可都拜你们所赐。

因为你们从小就对他说:你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、你爸妈不要你了、你选爸爸就没有妈妈、你的玩具可以送给别人……

如何毁掉一个孩子?

就是加入那群被毁灭过的成年人,让车轮继续碾压下去,一代毁灭一代。

或者,你选另一条路,去保护好你爱的孩子,当他的英雄。

像我爷爷一样。

后来我找到那颗许愿的星星,把这一颗交给爷爷,他拿在手里,打开看了看。

里面写着:“希望爷爷奶奶能长生不老,爸爸妈妈永远健康。”

爷爷笑着摸了摸我的头,把那颗星星放在床头。

他打开抽屉,里面竟塞满了,我叠的那些星星。

上面沾了土,还有掉进池子里湿掉的,五颜六色,满满当当。

他说:“聪聪,你要慢慢长大。”

那些我失去的,爷爷全都替我补偿回来。

而我会继承他的时间,在这条无边无垠的长河里继续流淌下去。

去爱我热爱的每个人。

转载自知乎(侵删)


一只小菜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