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怎么叫呀?叫妈妈,对啦!”

“怎么又拉一裤兜子!孩他爹,屎裤子拿一下!”

“自行车让你爸教你!让他带着你骑!”

“饭盒别忘了带!给你做了青椒面!哎呦,水瓶哪儿去了?”

“又没及格?你还敢学我签字儿啊你!”

“吃点橘子!吃点排骨!吃点青椒别老吃面!”

“中考能考好,我就把电脑给你买了!”

“怎么又打架?我看看,哎呦…”

“妈给你报了个班,你看看去呗?”

“大学别考北京了,那里太远,妈不放心!”

“钱带的够吗?北京食堂卖青椒面不?”

“一年你才回来一趟,不是寒假吗?怎么才十天呀……”

“学校工作分配吗?妈也给你找了个公务员的班,就在咱们镇口!可好啦!”

“那领导对你满意吗?没挑你刺吧,安全吗?北京地铁人多不多?”

“升职啦!哎呦,哎呦,真好,真好,真好。”

“你看看你过年也没回来,还不让唠叨几句!”

“哪里认识的对象呀,那边家里是独苗吗?家长人咋样?”

“你现在要孩子,你妈还没老,还能帮你带带。”

“家里还有些钱,能给你凑个首付,买好的,买好的。”

“你爸爸他……”

“你多给妈打些电话,妈家里一个人待着,闷。”

“过年还回来吗?带着娘俩来家里,妈给你做青椒面。”

“妈能去北京看看你吗?过几年走不动啦。”

“你回来啦,推轮椅带你妈出去转转……”

“他们家卖青椒的也走了,妈每年底都收一捆,你没回,那椒一年就坏一捆。”

“你说时间怎么过这么快呢,一转眼,你都这么大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我怎么叫呀?叫爸爸,对啦……”

转载自知乎(侵删)


一只小菜鸡